|
17 ~ 28℃ 多云轉晴 北京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90后最愛個性化酒店 遠離城市的“野奢”酒店前景看好

發布時間:2019-05-04

“有雨趣而無淋漓之苦”,大概能描述中國人對“野奢”的向往。“野”指的是原生態自然環境,以及非凡的建筑形態;而“奢”,則是民宿和酒店以舒適奢華的設計,給予人們物質與精神層面的體驗。“野奢”的所針對的都市人群、市場前景及其融合的旅游地產。

  “中國的‘野奢’,就是高級的、有點自由空間的近郊游。最多就是兩三天的預算,單程耗時在兩三個小時以內,能稍微擺脫日常生活空間,給自己充個電。相比歐美興盛的“野奢”概念,中國人更在意的是可以隨時抵達,酒店或民宿的室內設施一流,既有鄉野的靜謐之趣,又沒有舟車勞頓之苦。

  打造“野奢”IP

  “野奢”就是缺什么補什么。久居在城市里的人,很少見到綠色,人們的訴求就是遠離城市喧囂,擁抱自然,并且能在荒郊野嶺之間獲得心靈平靜。從這一點來說,中國不僅適合開“野奢”酒店,且消費前景大好。

 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2018-2023年中國精品酒店行業發展前景預測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》顯示,90后消費群體正在崛起,成為絕對的主力軍。他們對個性化的酒店需求強烈,對新鮮事物的接受度也很高。從精品酒店的消費人群來看,87%的群體為已婚。未來幾年,國內精品酒店將以每年10%的增長速度發展。

  對于熱衷嘗試新鮮的90后人群,尤其是有家庭的城市新中產來說,城中目的地早已缺乏吸引力,他們向往的是離開原地,去往深山或是荒野,帶著一點點冒險精神,享受野趣與精致的周末生活。他們寧愿連續一兩個月工作無休,也會把攢下來的預算和假期用于更昂貴、更“野奢”的體驗。

  公開數據顯示,2017年全國郊野旅游達25億人次,旅游消費規模超過1.4萬億元,郊野游成為越來越多人們度過周末的選擇,“夕發朝至”的空間范圍是最佳選項。

  人們希望住在看得見風景的房間,而中國則擁有優越的自然資源開發為“野奢”目的地。對操盤手和建筑師而言,更關鍵的在于如何鎖定合適的客戶群,根據客群偏好指導設計和定位,配備相應服務項目。

  驢媽媽旅行網創始人洪清華開設的第一家帳篷客酒店,前三個月一房難求。帳篷客目前已獲華住集團和如家酒店等近1億元的投資。洪清華想把帳篷客打造為“野奢”的大IP,在他看來,盡管郊野里的住宿條件難以媲美五星級酒店,但卻能賣出跟五星級酒店同等的價格。人們愿意跟著酒店去旅行,愿意為安縵度假酒店這類動輒數千上萬元一間的客房買單,正是因為其中注入的郊野旅游文化和大IP概念。洪清華曾說,中國未來的旅游市場將遠超美國,那些位于稀缺的、不可復制的自然景觀中的酒店,注定是旅行者們最終愿意消費和買單的目的地。

  城市之外,鄉野之中

  “野奢”酒店喚醒的是人們對鄉野、對自然的渴求,也是對個性化旅行生活方式的尋覓。在全球范圍,“野奢”酒店的概念由來已久。像德國這樣工業化、城市化的國家,很早就經歷了鄉村地區日漸衰落甚至陷入危機的過程。

  為了讓農村人口回流,德國政府系統推動農村重建發展,1961年開啟全國性的農村競賽,口號是“農村應該更美”。到了2001年,“農村有未來”成為新的競賽主題。今天,一些上千年歷史的小鎮,鋪了柏油路,街道秀美而古樸。傳統的木造建筑被改建為咖啡館或民宿,以現代化的方式重新利用空間。在極小的德國鄉村艾冰霍夫,旅游業早已取代農業,家庭式度假農場的興盛,早已帶動起當地經濟發展。

  世界各地的建筑師們也在挑選充滿野趣、人跡罕至的去處,用環保的建筑手法,打造出世界獨一無二的酒店或民宿。

  巴西CatuCaba農場的民宿坐落于海拔1500米的高山上,站在露臺上能俯瞰一年四季不斷變化的群山;美國亞利桑那州的沙漠住宅只能由一條漫長的私人車道進入,高聳的仙人掌和沙漠景觀,帶給客人戲劇舞臺般的私密享受;Frist Lamp建筑事務所在美國西雅圖麥迪遜公園設計的樹屋,像是從山里“長”出來,這個僅300平米的酒店不但獲得能源之星的認證,也是山居建筑里高難度的挑戰。

  如果你為了一頓美食去旅行,可以前往Carvalho Araujo事務所建在葡萄牙自然景觀中的美食酒店,住在葡萄園的絕美田野里,享用佳釀。如果你想住在茂密叢林,加拿大溫哥華西部一個背山面海的叢林里,Splyce Design設計公司有一個新竣工的酒店,建筑依偎著群山,背對叢林面朝大海,欣賞最開闊的日出日落。在南非sabi sabi私人野生動物保護區內 ,則有四座完全獨立的奢華叢林營地別墅酒店,可以在那里直面非洲瀕危動物,獨享整片非洲大草原。

  建筑師把荒野、深山與沙漠當做令人興奮的建筑實驗地,酒店業則將城市之外的開闊世界當做新興的戰場。中國新興中產階層渴望的“野奢”,是在城市之外,鄉野之中,一場短暫的逃離。

  歐美人眼中的“野奢”卻不是房間的設施豪華,而是地球最珍貴原始的景觀。歐洲人對“野奢”沒有特別的要求,他們之所以喜歡非洲,因為那里上千英畝地,就只有你住的這一套房間,這就是他們認為的奢侈。